中共四川省委政法委主管  四川省法學會主辦  四川法制網承辦   會員登陸 | 會員注冊  | 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 | QQ群:155342566
中國法學會 法制日報 四川日報 四川長安網 四川法制網
 成都  綿陽  德陽  樂山  宜賓  自貢  內江  遂寧  廣元  雅安  廣安  南充  達州  資陽  攀枝花  眉山  巴中  瀘州  涼山  甘孜  阿壩
周衛東:用生命詮釋黨員法官的忠誠
2017-03-09 09:51:44 來源: 作者: 【 】 瀏覽:3288次 評論:0
全國模范法官、全省優秀共產黨員周衛東——
 
用生命詮釋黨員法官的忠誠
 
 
工作中的周衛東(右五) 資料圖片
 
  本報記者曾晶菁
  
  “我想你,全家人都想你。”昨(27)日,在追授金堂法官周衛東榮譽稱號暨先進事跡報告會上,周衛東的妻子黃茂華深情地說道。
  
  周衛東生前是金堂縣法院刑庭庭長的基層法官,辦理了4000多件無一投訴的案件,卻在2016年3月18日上班途中因突發心肌梗塞搶救無效去世,年僅49歲。周衛東走后,被最高法及四川省委追授“全國模范法官”“全省優秀共產黨員”榮譽稱號。昨日,3名報告團成員講述了周衛東生前不為人知的感人事跡。記者眼中的他 一雙水筒靴走遍200多個村
  
  17年前,金堂法院在全省率先探索“壩壩法庭”巡回審理模式。周衛東作為主力軍,常常背著10多公斤重的國徽去開庭。
  
  在昨天的報告會上,報告團成員之一——一名電視臺記者提到,印象最深的關于周衛東的一個法治細節,是一雙水筒靴。1999年,周衛東任金堂竹篙人民法庭副庭長。在他的倡導下,偏遠的竹篙人民法庭率先啟動了“壩壩法庭”鄉間治理模式。一條紅色的橫幅,一副簡單的桌椅,案件的審理地點就在田間地頭。最初開庭時,村民們紛紛圍上來看熱鬧,在庭審中普及了法治知識。“過去要翻山越嶺甚至要走70里路才能到縣城打的官司,現在在自家門口就能立案開庭,太方便了。”竹篙村一名村民說道。
  
  對于周衛東及同事們來說,工作量卻大大增加了。庭前調查、開庭審理、送達文書,一個案件最少需要下鄉三次。那個時候,很多公路還沒通到村口,山路崎嶇,遇到大雨更是泥濘不堪。為了應對下雨天的山路,周衛東和同事穿上水筒靴、挽起褲腳、背著國徽,沿著泥巴路一直走到審判地點。就這樣,周衛東腿不離基層,心不離群眾,一步一步走遍了轄區20余個鄉鎮,200多個村(社區),把法治信仰帶到群眾身邊,將法治意識植入百姓心中。
  
  同事眼中的他 擁有工匠精神的法律人
  
  另一名報告團成員——金堂縣委政法委羅悅齊談起他認識的周衛東,有個很生動的評價。他稱贊周衛東所做的工作是“以工匠精神雕琢出法律的光彩”。正是這股子對執業的深刻理解、對事業的無比熱愛、對每個案件事無巨細的用心執法,讓這名基層法官將“司法為民”這句話真正落到了實處。
  
  2014年7月,金堂縣三溪鎮一對夫妻因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,受到了法律制裁。一般而言,審結一個案子就畫上了一個句號。但周衛東了解到,這對夫妻有一名未成年讀中學的兒子,學習成績優異。父母入監,意味著孩子失去監管看護。這個孩子引起周衛東的格外關注。他找到當地鄉鎮黨委,請他們幫助監管這個孩子;又聯系民政部門,請他們解決孩子的溫飽;再聯系臨近的鄉鎮學校,給孩子換了個教育環境,把這個孩子因父母犯罪而受到的負面影響盡可能降低。“孩子本因有屬于他的美好未來,保護他健康成長,法官應該這樣做。”當時,周衛東這樣告訴身邊的同事。
  
  金堂曾經有過一對水火不容、不相往來的母女,女不養母,令當地村社干部都無可奈何。老母把不孝女兒告上法庭,審理法官也無計可施。那時的周衛東是一名執行法官,他偏不信人間無情義,義不容辭站出來,在家里、田里、地里跟著這對母女打起化解恩怨的持久戰,而這個案子標的額不足300元。最終,他妥善地解決了這件事情,女兒把母親接回了家,母女倆重歸于好。
  
  在周衛東眼里,錢不是大事,人與人之間的情份、家庭和睦社會和諧才是大事。在他的努力下,冰冷的法律變得溫暖起來,讓那些和他有過接觸的老百姓相信法治是助善懲惡的正義力量,法治是可以信賴、可以依托的人生保障。
  
  妻子眼中的他 讓人驕傲的好丈夫好父親
  
  作為報告團特殊的成員之一,周衛東的妻子黃茂華對這名好法官有著不同尋常的深厚情感。
  
  2016年3月18日早上8點,周衛東與妻子道別,準備前去會見當事人家屬。黃茂華萬萬沒想到,這是永遠的訣別。8點40分,她突然接到周衛東的電話稱“很不舒服”。當時,黃茂華心里一緊,背上發涼,雙腿軟得路都走不動,但仍然相信這只是有驚無險,沒想到悲劇最終發生。
  
  黃茂華回憶,周衛東生前是一個好父親、好丈夫、好兒子。然而,因長期加班,雖然她與周衛東生活在同一個屋檐下,有時候卻好多天都說不上一句話。
  
  周衛東的發病并不是毫無先兆。2014年6月,周衛東承辦了一起重要案件,被告多達數十人,他連續加了幾個通宵的班。案件結案后的一天,他突感身體不適,因心肌梗塞被送往華西醫院搶救治療,醫院兩次向家屬下達病危通知。可就在出院后的第二天,周衛東又穿上制服出現在單位。法院里的領導和同事見他夜里還在加班,提醒他“注意身體”“多多休息”。但他裝作什么事都沒有,還曾四次推遲健康體檢。
  
  還有一個細節,周衛東走后,金堂縣法院刑庭法官江艷到他辦公室整理遺物,拉開抽屜才發現,最里邊有七八種心肌梗塞的藥丸兒。江艷埋怨地說:“他從來沒當著我們的面吃藥,我們一個庭的同事居然都不知道,這么重的病,他為什么不告訴我們。”
  
  而直到周衛東去世,黃茂華才了解到周衛東作為一名法官的責任和榮譽。去年3月21日,在與周衛東遺體告別的那天,天上下著雨,領導、同事、朋友甚至律師和當事人都冒著大雨、流著淚和他最后告別。此時此刻,黃茂華終于明白:“如果不是嫁給周衛東,如果周衛東不是一名法官,真的無法了解到法官這個職業的艱辛與不易”。
Tags:
責任編輯:admin
】 【打印繁體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薦】 【舉報】 【評論】 【關閉】 【返回頂部
網友關注排行
法學
專題
熱點
動態
kk欢乐斗地主官方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