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四川省委政法委主管  四川省法學會主辦  四川法制網承辦   會員登陸 | 會員注冊  | 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 | QQ群:155342566
中國法學會 法制日報 四川日報 四川長安網 四川法制網
 成都  綿陽  德陽  樂山  宜賓  自貢  內江  遂寧  廣元  雅安  廣安  南充  達州  資陽  攀枝花  眉山  巴中  瀘州  涼山  甘孜  阿壩
兩 棵 樹
2015-09-09 16:04:59 來源:雅安市法學會 作者:王建國 【 】 瀏覽:5038次 評論:0
 
  一棵拐棗樹,一棵核桃樹,常見的樹種,并無特別的。但都長在小鎮的派出所院內,關注它的人倏忽就多起來了。
派出所位于始陽鎮的老街上,是一處四方四正的老院落。靠街面的木房子有些歷史了,門檐的拱梁上布滿陽塵,隱約看得見鏤空的雕花。
  一道雙扇開的木門勉強容三輪摩托車進出。閂門杠用一根磨得光滑亮堂的青岡木。重實。一般的小娃娃是抬不動的。院內是青石板拼砌起的天井。雖說是井,但不會積水,天井有下水道。
  天井對角栽有兩棵樹。一棵拐棗樹,一棵核桃樹。核桃樹樹干略粗,拐棗樹樹干略細。兩棵樹的年成都不短,落下的樹葉上像是印有民國的戳記。老樹照常年年開花、掛果,討人喜歡。
  聽吳所長講,這房子原是民國時候縣黨部一位官員的私宅,有兩進天井。靠里的天井小巧別致,僻靜幽深,幾株金絲楠高大挺拔,樹冠如蓋。解放后,解放軍555團進軍西藏,駐扎始陽。一道圍墻把它一分為二,靠里面的天井被填平停放軍車。保留下來的房子土改時政府做派出所用房,過后法庭也搬進去合伙辦公,所以大門上掛的是兩塊牌子。進門左手邊是派出所,右手邊是法庭。但天井、廁所是共用的。核桃樹和拐棗樹的果實也是共享的。
  秋天一過,寒風就把核桃果由青綠色吹成了紫褐色,眼瞅著核桃就要成熟了。這可是派出所最熱鬧的時候,連斷了半個手指的老楊哥(派出所民警)也托舉著肥胖的身子攀上了樹枝,拿一根長竹竿胡亂撥打。核桃果就像天女散花般篩落在天井內、屋頂上和法庭楊阿伯種葉子煙的小菜地里面。核桃是夾米核桃,個小、皮厚、殼硬,果肉頑固地鑲在果核里,非得用牙簽一點一點地撥出來不可。費時,又費勁,但吃起來嫩香。
  核桃下樹不久,拐棗也次第熟了。但不會有人上樹去摘的。此時的拐棗,味道澀口,非但不甜,還有一種木質的味道,味同嚼蠟。但一場大雪之后,情形就大不一樣了。一串串的拐棗便會自個兒從樹上跌下來,摔成幾截,稠黏的蜜汁引得成趟的螞蟻翻過圍墻來搬運。
  老楊哥一大早就來撿地上的拐棗。洗干凈后,放在簸箕里曬干,再打上十幾斤“觀景坡”酒廠的純糧白酒美滋滋地泡兩壇拐棗酒。看那橙黃色的拐棗,浸泡在澄碧色的酒里面,著實誘人,巴不得就抿上一小口。
  嘴饞的小娃娃也不時地溜進來撿拐棗吃。哼著“蜜甜,蜜甜,蜜蜜甜。看了,看了,要過年。”的小調,一邊撿食,一邊機警地乜斜著派出所的辦公室。一旦有警察出來,趕緊跑進廁所躲起來,飛快地將拐棗藏在褲襠里。
  我對拐棗的蜜甜不感興趣,我感興趣的是樹椏枝上成群的青拐子鳥。這種鳥通常棲息在大山里。挨到冬天,尤其大雪封山時,幾十、上百只的青拐子鳥便相邀到山下來覓食。豬槽里的糠面、菜地里的青頭蘿卜、野椒子、枇杷花都吃。雪后的拐棗對它們來說簡直就是饕餮大宴了。青拐子鳥,通身綠毛、黑頭、白眼圈。大塊頭、胃口好。歇在樹上不吃過飽,它不得飛走。邊吃還邊拉,天井的青石板上常常是一灘灘的鳥糞,黑黑的,看起來惡心,但不臭。
  趁吳所長不在的時候,我偷偷取出派出所收繳的那支小口徑步槍,站在辦公室的條椅上,將槍管從窗洞支出去,瞄準了拐棗樹上的青拐子鳥。一聲槍響,一只青拐子鳥便應聲落地,其他的鳥噗噗噗一下子全飛跑了。但過不了多久,成群的鳥又飛回到樹上,第二只鳥的悲劇立馬重演。“鳥為食亡”一點也不假!打下的鳥,我都送給了老楊哥。楊阿嫂很能干,會做好多好吃的東西。她把青拐子鳥打整干凈,抹上鹽、花椒面、海椒面、胡椒面,掛在灶頂和臘肉一塊煙熏。過年的時候,我們便去老楊哥家品嘗這道野味。鳥肉香脆可口,連骨頭都是酥脆的。再下半碗拐棗酒,哪真叫個爽!
  老百姓關注這兩顆老樹,并不是像小娃娃一樣眼饞于核桃的脆香和拐棗的蜜甜,而是獵奇于被手銬銬在樹上的人,尤其是那些銬在樹上的熟面孔。銬在樹上的人,通常成了老百姓茶余飯后的談資;酒桌上的下酒菜;小兩口親熱過后的悄悄話。“真的是看不出來噯,賈老師還去‘逮貓’(嫖娼)。”“不要亂說嗬,人家賈老師都是見孫孫的人了,咋可能?”“背在拐棗樹上在,不信你去看,老師,貓師。”“……”
  剛參加工作的那個月,一個冷颼颼的下午,吳所長神色凝重地給我們傳達一份機密文件。要我們就裝在腦殼里,不準記在筆記本上,更不能張起嘴巴亂講。大意是說全國各地開始鬧學潮了,有些地方出現了打、砸、搶。吳所長要我們把身上別的“短火”(手槍)統一交回縣局,以免被壞人搶走。還叫老百姓把堆在派出所門前的麥草垛搬走,防止壞人一把火把派出所給燒了。正在這時,大坪鄉治安室的“二派”(治安員)押來一個“撬桿”(小偷)娃娃,是用一根麻繩五花大綁來的。看樣子那“撬桿”娃娃挨得不輕,鼻青臉腫的,衣服上滿是鞋印。吳所長說:“小王,先讓他龜兒的背樹子,等我開完會再說。”我把“撬桿”娃娃拖到核桃樹跟前,解下他身上的麻繩,讓他背靠大樹,將就現成的麻繩,一圈一圈,嚴嚴實實地把他捆綁在樹干上。我理解這便是吳所長安排的“背樹子”了。核桃樹很粗,而那家伙特瘦小,我覺得他“背”起來非常吃力,看起也頗覺滑稽。吳所長撐起半個身子在窗臺前吼了起來:“沒整對,沒整對。”接著扔了一副銅手銬過來,“背銬,拐棗樹。”我又把“撬桿”娃娃挪到拐棗樹前,讓他雙手反背樹干,咔嚓一聲上了銬子。這拐棗樹好像是替他量身定做似的,剛好合身, “背”起來也不顯得吃力了。
  過后,我也搞懂了,“背”和“抱”是老民警的行話,其實就是“銬”。身材瘦小的壞人便反銬在拐棗樹上,稱之為“背”。身材高大的壞人則叫他懷抱住核桃樹,上銬,稱之為“抱”。這辦法相當管用,壞人想耍小聰明,捅開手銬逃跑,哪是沒門兒。除非把樹子連根拔起來。
  來派出所看“背”“ 抱”在樹上的壞人,成了老百姓的一件新鮮事,尤其是在趕場天。一些人以進廁所解手為借口,偷窺、“欣賞”樹上的人。膽大的處近來看,幾個麻子幾個痣都數得清。膽小的,遠遠地瞥上一眼,是男是女都沒分辨清楚便轉身了。
  有一場,拐棗樹上“背”了個外地的女扒手,燙的是波浪頭,穿的緊身衣、小管褲,細皮嫩肉的,模樣還不賴。這下可不得了,來 “解手”的人絡繹不絕。走了一撥,又來一撥。有一個老者,金魚眼、白胡子、蝦子背,含一桿葉子煙,立在女扒手跟前從頭到腳來回脧視,足足把一桿煙咂完,才依依不舍地轉身。
也有婦女牽著小娃娃的耳朵到樹前來教育娃娃的:“看,你娃娃再去偷甘蔗的話,老娘把你交給派出所,背樹子,戴 “金手表”(銅手銬)。”
  后來,上面有規定,不允許再把壞人銬在樹上了。說壞人也是人,要保障人權。派出所按要求專門建了一間留置室,關壞人。留置室很狹窄。一道漆黑的鐵門,一扇巴掌大的窗戶,令人望而生畏。壞人關在里面只有拉屎拉尿的時候才哼一聲。老百姓連壞人的影子也見不著,到派出所來“解手”的人自然也少下來了。
  沒有被壞人“背”和“抱”的拐棗樹、 核桃樹,依然年年開花,年年結果,年年枝繁葉茂。
  拐棗成熟的時候,照常有成群的青拐子鳥飛來啄食,唧唧喳喳地在枝頭間跳躥,玩得很開心,吃得很順心。
  與往年不同的是,再也聽不到槍響了。這年我當上了始陽小學“愛鳥周”活動的校外輔導員,誰還好意思去干哪些蠢事呢?
Tags:
責任編輯:楊智鴻
】 【打印繁體】 【投稿】 【收藏】 【推薦】 【舉報】 【評論】 【關閉】 【返回頂部
我來說兩句
已有0評論 點擊全部查看
帳號: 密碼: (新用戶注冊)
驗證碼:
表情:
內容:
網友關注排行
法學
專題
熱點
動態
kk欢乐斗地主官方版